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學人風采 - 西班牙穆斯林簡史(趙達明)

西班牙穆斯林簡史(趙達明)
來源:學說連線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09/8/13] 瀏覽:

當阿卜杜拉·拉赫曼到達西班牙的時候,來自北非的阿拉伯人(和柏柏爾人——譯者注)已經在伊比利亞半島站住腳跟,并且開始書寫伊斯蘭歷史上最輝煌的篇章之一[1]。

在穆斯林進襲法國的步伐受挫于查理·馬特[2]之后,他們便開始將經營的重心完全放在西班牙的南部,被其稱作安達盧斯[3]的地區,并且建立起一種遠遠超越西班牙歷史上以往所有文明的文明。穆斯林運用智慧治理那里,對基督徒與猶太人待以公正和寬容,這使許多人轉而皈依伊斯蘭教。穆斯林發展商貿和農業,贊助藝術,傾心研究科學,并且把科爾多瓦建設成歐洲最發達的城市。

在公元10世紀的時候,科爾多瓦擁有約50萬人口,相比之下巴黎只有約3萬8千人。根據當時的歷史記載,科爾多瓦有700座清真寺和70座圖書館,據報有一座圖書館藏書稿達50萬冊而且雇有很多研究學者、書稿彩飾員和裝訂匠。科爾多瓦還擁有約900所公眾浴室、歐洲的第一盞路燈……

然而在11世紀的時候,一些小規模的基督徒的反擊開始發生,而且在阿方索六世的帶領下,基督徒重新奪取了托萊多[4]。這就是基督徒所謂的“再征服”時期的開端,它使得一個嚴峻的問題突顯出來,這一問題沖擊了那個優雅的時代——伊斯蘭時期西班牙眾多的統治者無力維護國家的統一。西班牙的穆斯林統治者們是如此衰弱,以至于當各個基督教王國呈現威脅之勢的時候,他們不得不求助于一個北非的柏柏爾人王朝——穆拉比德的援助。穆拉比德人前來并粉碎了基督徒的起義,卻最終成為控制者。1147年,穆拉比德人也被另一支柏柏爾人聯軍——穆瓦希德人打敗[5]。

盡管一些基督教王國內部矛盾削弱了其實力,然而穆斯林之間時有的沖突在一定時間內分散了自身的力量,這讓基督徒開始尋求有力的聯合,集結強大的軍隊,從而發動戰爭,這些戰爭后來使得阿拉伯人的統治走向完結。

阿拉伯人并未輕易完敗,安達盧斯還在他們手中。但是他們不得不一點一點地退卻,首先是從西班牙北方,然后是中部。等到13世紀的時候,他們一度廣袤的領土減少至僅剩下深入安達盧斯山區一些零星分散的王國,他們又在這些地方生存并小有繁榮了約200年的時間。

在最后兩個世紀的統治過程中,阿拉伯人創造了一個使其聞名遐邇的有趣的王國——格拉納達,這既不尋常又令人酸楚。看起來似乎是,他們在逐漸向南方退卻的過程中,他們忽然意識到,正如華盛頓·歐文[6]在書中所寫的——他們是一個沒有國家的民族,于是他們開始著手為自己建立一座紀念碑——愛爾罕布拉宮,愛爾罕布拉宮是一座可以俯瞰格拉納達的城堡,一位作家稱之為“文明世界的光榮與奇跡”。

愛爾罕布拉宮由穆罕默德·伊本·艾哈麥爾始建于1238年,當時格拉納達處于費迪南統治的阿拉貢王國的包圍之中。為了給他的人民提供庇護,穆罕默德·伊本·艾哈麥爾曾經騎馬前往費迪南國王的營帳謙恭地表示臣服,以換取和平。

雖然穆罕默德·伊本·艾哈麥爾做出這種舉動是必然的,但也是艱難的,尤其是1248年當費迪南要求他根據協議出兵幫助基督徒攻擊處于包圍之中的塞維利亞穆*斯*林的時候。穆罕默德·伊本·艾哈麥爾倒是沒有食言,于是塞維利亞陷落于基督徒之手。回到格拉納達之后,當興高采烈的人群將他作為勝利者向他祝賀的時候,他則流露出迷茫、悲傷的神情,他在愛爾罕布拉宮的墻壁上一遍又一遍地寫下簡短的一句話——“真主之外別無勝者”。

在后來的一些年,起初作為堡壘要塞的愛爾罕布拉宮在穆罕默德·伊本·艾哈麥爾的繼任者手里逐漸發展成為一系列非凡的建筑、恬靜的庭院、清澈的水塘和隱秘的花園。在穆罕默德·伊本·艾哈麥爾死后,格拉納達又經歷了重建,變成正如一位阿拉伯旅行者所描寫的——“宛如一個裝滿翡翠的花瓶”。

而與此同時,基督徒在格拉納達以外等待時機。現實是嚴酷的,除了先前攻占的托萊多之外,他們接連攻克了科爾多瓦和塞維利亞。只有格拉納達仍未被占領。之后,在1482年,這個穆斯林王國因為瑣碎的爭斗而分裂成兩個互相敵對的派別,這時,兩個強大的基督教統治者費迪南(與前文的費迪南同名——譯者注)與伊莎貝拉締結婚姻從而將他們各自的王國合并。他們的結合導致10年之后格拉納達的淪陷。1492年即他們派遣哥倫布前往美洲那一年的1月2日,費迪南和伊莎貝拉將西班牙的基督教旗幟掛在愛爾罕布拉宮之上。最后一位穆斯林國王艾卜·阿卜杜拉(西班牙語稱之為Boabdil——譯者注)哭泣著策馬流放而去,他年老的母親詛咒他說:“你未曾像一個男子漢那樣保衛城市,怪不得要像婦女那樣哭泣!”

對于西班牙穆斯林最后的命運,華盛頓·歐文的看法是他們之后很快就完全消失了,但這并非是一個民族的徹底滅絕。許多穆斯林帶著他們在西班牙生活時代的殘余記憶向北非及其它地方遷徙了,并且為接受他們的地方的物質與文化生活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然而,很多遷移是稍晚一些發生的。起初,大多數穆斯林仍然居留在西班牙,隨著時間的流逝與空間的阻隔,他們與非洲老家失去了聯系,已經沒有其它地方可以前往。之后,在宗教裁判所出現以前,西班牙的環境還是可以令他們忍受的。基督徒允許穆斯林做工,服役,擁有土地,甚至信仰自己的宗教——所有讓步都是出于穆斯林對于繁榮西班牙經濟的重要性。可是后來宗教裁判所建立了,穆斯林的一切權利都被剝奪,他們的生活日益艱難,更多的人開始選擇離開。最后,在17世紀早期,沒走的多數被強行驅逐了[7]。

譯者注釋:

1、公元710年7月,約由500名柏柏爾人組成的先遣隊在西班牙南端一個很小半島登陸(該半島遂以隊長泰利夫的名字命名為泰利夫半島,即現在的塔里法半島)。公元711年,柏柏爾人首領塔立克統率7000大軍(大部分是柏柏爾人)在直布羅陀登陸,所向披靡,開始了穆斯林征服西班牙的壯舉。當倭馬亞哈里發王朝于公元750年被阿拔斯家族推翻之后,倭馬亞后裔阿卜杜拉·拉赫曼逃至西班牙,經過數年至數十年的時間,奠定了西班牙哈里發帝國的基礎,后人稱其為拉赫曼一世,但他本人并未自稱“哈里發”。

2、查理·馬特(Charles Martel),公元732年統帥法蘭克軍隊在圖爾與普瓦蒂埃之間的維埃納河與克勒恩河交匯處,與阿卜杜拉·拉赫曼(非拉赫曼一世,同名)統帥的穆斯林軍隊遭遇,后者戰敗,統帥陣亡,史稱“普瓦蒂埃或圖爾戰役”。西方一些歷史學家認為此役對基督徒具有決定或轉折意義。

3、安達盧斯,現被稱為安達盧西亞,但歷史上的安達盧斯又泛指中世紀穆斯林治理的西班牙地區。

4、基督徒于1085年從穆*斯*林手里奪取托萊多,西方一些歷史學家稱之為“Reconquest”(再征服)。

5、穆拉比德(Almoravids)王朝,11世紀在摩洛哥建立的一個柏柏爾王朝,成員為一些撒哈拉部落,奠基者為阿卜杜拉·伊本·亞辛;之后它還一度進入西班牙。穆拉比德人族源可能來自現在的毛里塔尼亞境內。穆拉比德在摩洛哥與西班牙的王朝后來被其它柏柏爾部落穆瓦希德人推翻并取而代之以穆瓦希德王朝。

6、華盛頓·歐文(Washington Irving,1783~1859年),美國小說家及歷史家。

7、在西班牙最后一個穆斯林王國格拉納達陷落前,穆斯林與基督徒達成一項協議,協議規定穆斯林投降之后,獲得人身安全保障,并且有信仰自己的宗教的自由,然而費迪南和伊莎貝拉后來爽約。1499年在主教西密尼斯·德·西斯內羅斯的發動下,一場毀滅伊斯蘭,強迫穆斯林改教的運動開始了,基督教統治者借助著名的宗教裁判所迫害穆斯林。1501年,西班牙頒布命令,要求所有穆斯林要么放棄伊斯蘭教,要么離開西班牙;1556年,菲利普二世要求剩余的穆斯林立即放棄自己的語言、宗教和習俗;1609年菲利普三世簽署驅逐令。從1492年格拉納達陷落到17世紀20年代,共約有300萬穆斯林被驅逐(或處死)。

(說明:文章原題--Islam in Spain,網址:http://www.islamicity.com/mosque/ihame/Sec5.htm 作者:佚名,編譯:趙達明)

下一篇:神光沐浴下的文化再生――文明在中世紀的艱難腳步 (3)上一篇:車輛和馬具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水果机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