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資料匯編 - 英國《自由大憲章》歷史背景及中文譯本

英國《自由大憲章》歷史背景及中文譯本
來源: 中世紀史實資料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18/3/11] 瀏覽:

 

《大憲章》(拉丁文Magna Carta, 英文Great Charter),1215年6月15日(一說1213)英王約翰被迫簽署的憲法性的文件。其宗旨為保障封建貴族的政治獨立與經濟權益。又稱《自由大憲章》或《1215大憲章》。這張書寫在羊皮紙卷上的文件在歷史上第一次限制了封建君主的權力,日后成為了英國君主立憲制的法律基石。


《大憲章》是英國憲法的基礎,創造了"法治"這一理念。時至今日,《大憲章》中的三個條款目前仍然有效,包括保證英國教會的自由,確認倫敦金融城及其他城鎮的特權,以及所有人都必須有合法的審判才能被監禁。

 


歷史背景


諾曼人(Normans)于1066年開始入侵英格蘭,在諾曼人成為英國的國王后,于十一及十二世紀逐漸強大。他們建立的集權政府,加上本地盎格魯-撒克遜人(Anglo-Saxons)原來的統治土地,還有盎格魯人和諾曼人在諾曼底所擁有的土地,使英國國王在1199年成為歐洲最有權力國王。當英王約翰在十三世紀初即位之后,一連串的事件卻令英格蘭的封建貴族起來反抗他,并要求限制絕對的王權。


當時英王約翰受到的壓力來自三個方面:首先是他奪得王位的手法遭人非議,前任英王獅心王理查一世(Richard)在1199年死后,出現兩名繼承人。約翰將他的對手,亦即他的侄子不列顛尼亞瑟囚禁,之后亞瑟便失去音訊。很多人認為約翰是將他的親人暗殺以取得王位;第二當時法國國王占領了英國在諾曼第大部份的土地。英國的貴族要求國王取回失去的領土,約翰即在1214年發動對法國作戰,卻遭逢大敗。此外,約翰與教皇就坎特伯雷大主教的任命出現爭執,于是教廷向英格蘭施以懲罰,約翰被迫于1213年向教宗屈服。



 

中文譯本


 


受命于天的英格蘭國王兼領愛爾蘭宗主,諾曼底與阿奎丹公爵、安茹伯爵約翰,謹向大主教,主教,住持,伯爵,男爵,法官,森林官,執行吏,典獄官,差人,及其管家吏與忠順的人民致候。 

由于可敬的神父們,坎特伯里大主教,英格蘭大教長兼圣羅馬教會紅衣主教斯提芬;杜伯林大主教亨利……暨培姆布盧克大司儀伯爵威廉;索斯伯利伯爵威廉……等貴族,及其他忠順臣民諫議,使余等知道,為了余等自身以及余等之先人與后代靈魂的安全,同時也為了圣教會的昌盛和王國的興隆,上帝的意旨使余等承認下列諸端,并昭告全國: 

(1)首先,余等及余等之后嗣堅決應許上帝,根據本憲章,英國教會當享有自由,其權利將不受干擾,其自由將不受侵犯。


關于英格蘭教會所視為最重要與最必需之自由選舉,在余等與諸男爵發生不睦之前曾自動地或按照己意用特許狀所頒賜者,——同時經余等請得教王英諾森三世所同意者——余等及余等之世代子孫當永以善意遵守。此外,余等及余等之子孫后代,同時亦以下面附列之各項自由給予余等王國內一切自由人民,并允許嚴行遵守,永矢勿渝。 

(2)任何伯爵或男爵,或因軍役而自余等直接領有采地之人身故時,如有已達成年之繼承者,于按照舊時數額繳納承繼稅后,即可享有其遺產。


計伯爵繼承人于繳納一百鎊后,即可享受伯爵全部遺產;男爵繼承人于繳納一百鎊后,即可享受男爵全部遺產;武士繼承人于最多繳納一百先令后,即可享受全部武士封地。其他均應按照采地舊有習慣,應少交者須少交。 

(3)上述諸人之繼承人如未達成年,須受監護者,應于成年后以其遺產交付之,不得收取任何繼承稅或產業轉移稅。 


(4)凡經管前款所述未達成年之繼承人之土地者,除自該項土地上收取適當數量之產品,及按照習慣應行征取之賦稅與力役外,不得多有需索以免耗費人力與物力。


如余等以該項土地之監護權委托執行吏或其他人等,俾對其收益向余等負責,而其人使所保管之財產遭受浪費與損毀時,余等將處此人以罰金,并將該項土地轉交該采地中合法與端正之人士二人,俾對該項收益能向余等或余等所指定之人負責。如余等將該項土地之監護權賜予或售予任何人,而其人使土地遭受浪費與損毀時,即須喪失監護權,并將此項土地交由該采地中之合法與端正人士二人,按照前述條件向余等負責。 

(5)此外,監護人在經管土地期間,應自該項土地之收益中撥出專款為房屋、園地、魚塘、池沼、磨坊及其他附屬物修繕費用,俾能井井有條。


繼承人達成年時,即應按照耕耘時之需要,就該項土地收益所許可之范圍內置備犁、鋤、與其他農具,附于其全部土地內歸還之。 


(6)繼承人得在不貶抑其身分之條件下結婚,但在訂婚前應向其宅人之卑屬親族通告。 


(7)寡婦于其夫身故后,應不受任何留難而立即獲得其嫁資與遺產。


寡婦之嫁奩,嫁資,及其應得之遺產與其夫逝世前為二人共同保有之物品,俱不付任何代價。[自愿改醮]之寡婦得于其夫身故后,居留夫宅四十日,在此期間其嫁奩應交還之。 


(8)寡婦之自愿孀居者,不得強迫其改醮,但寡婦本人,如執有余等之土地時,應提供保證,未得余等同意前不改醮。執有其他領主之土地者,亦應獲得其他領主同意。 


(9)凡債務人之動產足以抵償其債務時,無論余等或余等之執行吏,均不得強取收入以抵償債務。


如負債人之財產足以抵償其債務,即不得使該項債務之擔保人受扣押動產之處分。但如債務人不能償還債務,或無力償還債務時,擔保人應即負責清償。擔保人如愿意時,可扣押債務人之土地與收入,甚至后者償還其前所代償之債務時為止。惟該債務人能證明其所清償已超過保人擔保之額著,不在此限。 

(10)任何向猶太人借債者,不論其數額多少,如在未清償前身故,此項債款在負責清償之繼承人未達成年之前不得負有利息,如此項債務落入余等之手,則余等除契據上載明之動產以外,不得收取任何其他物品。 


(11)欠付猶太人債務者亡故時,其妻仍應獲得其嫁資,不負償債之責。


亡故者如有未成年之子女時,應按亡者遺產之性質,留備彼等之教養費,剩余數額,除扣還領主應得之報效外,始可作為清償債務之用。關于猶太人以外之債務,同樣依此規定處理。 

(12)除下列三項稅金外,設無全國公意許可,將不征收任何免役稅與貢金。


即:


(一)贖回余等身體時之贖金[指被俘時]。

(二)策封余等之長子為武士時之費用。

(三)余等之長女出嫁時之費用——但以一次為限。


且為此三項目的征收之貢金亦務求適當。關于倫敦城之貢金,按同樣規定辦理。 

(13)倫敦城,無論水上或陸上,俱應享有其舊有之自由與自由習慣。其他城市、州、市鎮,港口,余等亦承認或賜予彼等以保有自由與自由習慣之權。 


(14)凡在上述征收范圍之外,余等如欲征收貢金與免役稅,應用加蓋印信之詔書致送各大主教,主教,住持,伯爵與男爵指明時間與地點召集會議,以期獲得全國公意。


此項詔書之送達,至少應在開會以前四十日,此外,余等仍應通過執行吏與管家吏普遍召集凡直接領有余等之土地者。召集之緣由應于詔書內載明。召集之后,前項事件應在指定日期依出席者之公意進行,不以缺席人數阻延之。 

(15)自此以往,除為贖還其本人之身體,策封其長子為武士,與一度出嫁其長女以外。余等不得準許任何人向其自由人征取貢金。


而為上述目的所征收之貢金數額亦務求合乎情理。 

(16)不得強迫執有武士采地,或其他自由保有地之人,服額外之役。


(17)一般訴訟應在一定地方審問,無需追隨國王法庭請求處理。


(18)凡關于強占土地,收回遺產及最后控訴等案件,應不在該案件所發生之州以外地區審理。


其方法如下:由余等自己,或余等不在國內時,由余等之大法官,指定法官二人,每年四次分赴各州郡,會同該州郡所推選之武士四人,在指定之日期,于該州郡法庭所在地審理之。 

(19)州郡法庭開庭之日,如上述案件未能審理,則應就當日出庭之武士與自由佃農中酌留適當人數,俾能按照事件性質之輕重作出合宜裁決。 


(20)自由人犯輕罪者,應按犯罪之程度科以罰金;犯重罪者應按其犯罪之大小沒收其土地,與居室以外之財產;對于商人適用同樣規定,但不得沒收其貨物。凡余等所轄之農奴犯罪時,亦應同樣科以罰金,但不得沒收其農具。


上述罰金,須憑鄰居正直之人宣誓證明,始得科罰。 


(21)伯爵與男爵,非經其同級貴族陪審,并按照罪行程度外不得科以罰金。


(22)教士犯罪時,僅能按照處罰上述諸人之方法,就其在俗之財產科以罰金;不得按照其教士采地之收益為標準科處罰金。


(23)不得強迫任何市鎮與個人修造渡河橋梁,惟向未負有修橋之責者不在此限


(24)余等之執行吏,巡察吏,檢驗吏與管家等,均不得受理向余等提出之訴訟。 


(25)一切州郡,百人村,小鎮市,小區——余等自己之湯沐邑在外——均應按照舊章征收賦稅,不得有任何增加。 


(26)凡領受余等之采地者亡故時,執有余等向該亡故者索欠之特許證狀之執行吏或管家應即依公正人士數人之意見,按照債務數額,將該亡故者之動產加以登記與扣押,使在償清余等債務之前不得移動。


償清后之剩余,應即交由死者之遺囑執行人處理。如死者不欠余等之債,則除為其妻子酌留相當部分外,其余一切動產概依亡者所指定之用途處理。 

(27)任何未立遺囑之自由人亡故時,其所遺動產應依教會之意見,經由其戚友之手分配之,但償還死者債務之部分應予留出。


(28)余等之巡察吏或管家吏,除立即支付價款外,不得自任何人之處擅取谷物或其他動產,但依出售者之意志允予延期付款者不在此限。


(29)武士如愿親自執行守衛勤務,或因正當理由不能親自執行,而委托合適之人代為執 行時,巡察吏即不得向之強索財物。武士被率領或被派遣出征時,應在軍役期內免除其守衛勤務。 


(30)任何執行吏或管家吏,不得擅取自由人之車與馬作為運輸之用,但依照該自由人之意志為之者,不在此限。


(31)無論余等或余等之管家吏俱不得強取他人木材,以供建筑城堡或其他私用,但依木材所所有人之意志為之者不在此限。


(32)余等留用重罪既決犯之土地不得超過一年零一日,逾期后即應交還該項土地之原 主。 


(33)自此以后,除海岸線以外,其他在泰晤斯河,美得威河及全英格蘭各地一切河流上之堰壩與魚梁概須拆除。


(34)自此以后,不得再行頒布強制轉移土地爭執案件至國王法庭審訊之敕令,以免自由人喪失其司法權。 


(35)全國應有統一之度量衡。


酒類、烈性麥酒與谷物之量器,以倫敦夸爾為標準;染色布、土布,鎖子甲布之寬度應以織邊下之兩碼為標準;其他衡器亦如量器之規定。 

(36)自此以后發給檢驗狀(驗尸或驗傷)時不得索取或給予任何陋規,請求發給時,亦不得拒絕。 


(37)任何人以貨幣租地法,勞役租地法,或特許享有法保有余等之土地,但同時亦保有其他領主之兵役采地者,余等即不得借口上述諸關系強迫取得其繼承人(未成年人)及其所保有他人土地之監護權。


除該項貨幣租地,勞役租地與特許享有租地負有軍役義務外,余等皆不得主張其監護權。任何人以獻納刀、劍、弓、箭等而得為余等之小軍曹者,余等亦不得對其繼承人及其所保有之他人土地主張監護權。 

(38)自此以后,凡不能提供忠實可靠之證人與證物時,管家吏不得單憑己意使任何人經受神判法(水火法)。 


(39)任何自由人,如未經其同級貴族之依法裁判,或經國法判決,皆不得被逮捕,監禁,沒收財產,剝奪法律保護權,流放,或加以任何其他損害。 


(40)余等不得向任何人出售,拒絕,或延擱其應享之權利與公正裁判。


(41)除戰時與余等敵對之國家之人民外,一切商人,倘能遵照舊時之公正習慣,皆可免除苛捐雜稅,安全經由水道與旱道,出入英格蘭,或在英格蘭全境逗留或耽擱以經營商業。


戰時,敵國商人在我國者,在余等或余等之大法官獲知我國商人在敵國所受之待遇前,應先行扣留,但不得損害彼等之身體與貨物。如我國商人之在敵國者安全無恙,敵國商人在我國者亦將安全無恙。 

(42)自此以后,任何對余等效忠之人民,除在戰時為國家與公共幸福得暫加限制外,皆可由水道或旱道安全出國或入國。


但監犯與被褫奪法律保護權之人為例外,關于敵國人民與商人,依前述方法處理。 

(43)領有歸屬土地——諸如自窩林福德,諾定昂,波羅因,蘭開斯忒諸勛爵領有者,或其他歸屬于余等之男爵領地——之附庸亡故時,其繼承人不另繳承繼稅。


余等亦不得令其提供較男爵生前更多之役務,一切應依該采地在男爵手中時為標準。 

(44)自此以后,不得以普通傳票召喚森林區以外之居民赴森林區法庭審訊。


但為森林區案件之被告人,或為森林區案件被告之保人者,不在此限。 

(45)除熟習本國法律而又志愿遵守者外,余等將不任命任何人為法官,巡察吏,執行吏或管家吏。


(46)一切自英國歷朝國王獲得特許狀創立寺院或握有寺產保管權之男爵(貴族),應悉仍舊例,在該項寺院無人主持時,負保管之責。 


 

(47)凡在余等即位后所劃出之森林區,及建為防御工事之河岸,皆應立即撤除。

 


(48)有關每一州郡之森林,園圃,森林官,園圃守護人,管家吏及其仆役,河岸及其守護人等之一切陋規惡習,應由各該州郡推選武士十二人,于宣誓后立即馳赴各地詳加調查,并于調查后四十日內予以全部徹底革除,務使永不再起。


調查情形應先奏知余等,若余等不在國內時則先稟知大法官。 

(49)凡英國臣民為表示和好和忠忱所交予余等之人質或其他擔保品,概須立即退還。


(50)余等應解除熱拉爾之戚及下列諸人(名略)及隨從彼等來英任執行吏者之職務,并使彼等自此以后,不再在英國擔任此項職務。


(51)君臣復歸于好后,余等應將攜帶馬匹與武器來英格蘭并危害英國之外國士兵,弩手,仆役及傭兵等立即遣送出境。 


(52)任何人凡未經其同級貴族之合法裁決而被余等奪去其土地,城堡,自由或合法權利者,余等應立即歸還之。


倘有關于此項事件之任何爭執發生,應依后列負責保障和平之男爵二十五人之意見裁決之。其有在余等之父亨利王或余等之兄理查王時代,未經其同級貴族之合法判決而被奪去之上述各項,現為余等所有,或為他人所有而應由余等負責者,當較照參加十字軍者獲得展緩債務權利之一般規定辦理。但當余等參謁圣地歸來后,或因故中止余等之東征時,余等應即公平處理之。惟在余等誓師東征前正在進行訴訟,或由余等之敕令正在審理中者,不在此限。 

(53)關于下列事件亦應依照前條規定處理或展緩處理之:


(甲)余等之父亨利王,兄理查王時代所劃出之森林,何者應撤除,何者應保留。 

(乙)余等在他人采地中之監護權(此項監護權系因某人曾自余等領受軍役采地,因而使余等享有者)。 

(丙)余等在他人采地中所建立之寺院(該采地之領主聲稱有管轄權者)。 

當余等參謁圣地歸來后,或因故中止余等之東征時,余等應立即對上述諸項予以公正處理。 

(54)凡婦女指控之殺人案件,如死者并非其夫,即不得逮捕或監禁任何人。


(55)凡余等所科之一切不正當與不合法之罰金與處罰,須一概免除或糾正之,或依照后列保障和平之男爵二十五人之意見,或大多數男爵連同前述之坎特伯里大主教斯提芬,及其所愿與共同商討此事件者之意見處理之。遇大教主不能出席時,事件應照常進行


但如上述二十五男爵中有一人或數人與同一事件有關(“大憲章重訂譯本”作“為同一事件之原告”),則應于處理此一事件時回避,而代之以其余男爵中所遴選之人。 

(56)如余等曾在英格蘭或威爾斯,未依其同級貴族之合法裁判,而奪去任何威爾斯貴族之土地,自由或其他物品,應立即歸還之。


遇有關于此類事件之爭執發生時,應交由“邊區”貴族處理,凡屬英格蘭人之產業,按照英格蘭法律辦理,威爾斯人產業,按照威爾斯法律辦理,邊區產業則依邊區法律辦理。威爾斯人對余等及余等之人民應同樣行之。 

(57)至關于威爾斯人在余等之父亨利,或余等之兄理查時代未經其同級貴族之合法判 決而被奪去之物,現在余等手中,或雖不在余等手中而應由余等負責者,余等將按照參加十字軍者可展緩債務之一般規定處理。


但當余等參謁圣地歸來后,或因故中止余等之東征時,余等應即予以公平處理。惟在余等誓師東征前正在進行訴訟,或由余等之敕令正在審理中者,不在此限。 

(58)余等應立即歸還劉埃霖之子及威爾斯人一切人質以及作為和平擔保之一切信物與 契據。


(59)關于蘇格蘭王亞歷山大,余等將歸還其姊妹,質物,自由與合法權利,一如余等對英格蘭諸男爵之所為,但屬于其父威廉王敕令中所載,而為余等所保有者,不在此限。


此一切當依照在英國宮廷中之蘇格蘭貴族之意見處理。 


(60)余等在上述敕令中所公布之一切習慣與自由,就屬于余等之范圍而言,應為全國臣民,無論僧俗,一律遵守,就屬于諸男爵(一切貴族)之范圍而言,應為彼等之附庸共同遵守。 


(61)余等之所以作前述諸讓步,在欲歸榮于上帝,致國家于富強,但尤在泯除余等與諸男爵間之意見,使彼等永享太平之福,因此,余等愿再以下列保證賜予之。 


諸男爵得任意從國中推選男爵二十五人,此二十五人應盡力遵守,維護,同時亦使其余人等共同遵守余等所頒賜彼等,并以本憲章所賜予之和平與特權。


其方法如下:


如余等或余等之法官,管家吏或任何其他臣仆,在任何方面干犯任何人之權利,或破壞任何和平條款而為上述二十五男爵中之四人發覺時,此四人可即至余等之前——如余等不在國內時,則至余等之三官前,——指出余等之錯誤,要求余等立即設法改正。自錯誤指出之四十日內,如余等,或余等不在國內時,余等之法官不顧改正此項錯誤,則該四人應將此事取決于其余男爵,而此二十三男爵即可聯合全國人民,共同使用其權力,以一切方法向余等施以抑制與壓力,諸如奪取余等之城堡、土地與財產等等,務使此項錯誤終能依照彼等之意見改正而后已。但對余等及余等二王后與子女之人身不得加以侵犯。


錯誤一經改正,彼等即應與余等復為君臣如初。國內任何人如欲按上述方法實行,應宣誓服從前述男爵二十五人之命令,并盡其全力與彼等共同向余等施以壓力。余等茲特公開允許任何人皆可作上述宣誓,并允許永不阻止任何人宣誓。


國內所有人民,縱其依自己之意志,不愿對該二十五男爵宣誓以共同向余等施用壓力者,余等亦應以命令令之宣誓。如上述二十五男爵中有任何人死亡,離國或因故不能執行上述職務時,其余男爵應依己意自其他男爵中推選另外之人代之,其宣誓方法與上述諸人同。


此外,上述二十五男爵于受托執行任務時,倘在出席討論中關于某些事件發生爭端,或有某些男爵被召請后,不愿或不能出席時,則出席男爵過半數之決定,或宣布之方案,應被視為合法且具有約束力,一如二十五人全體出席所議決者同。


上述二十五男爵應宣誓對前列各項竭誠遵守,并盡力使其余人遵守之,而余等亦不得由自己或通過他人自任何人取得任何物品致使上列諸權利與自由廢止或削減。如有此項取得之物,應視同無效與非法,余等自己不得加以利用,亦不得通過別人加以利用。 


(62)自斗爭開始以來,余等之僧俗臣民與余等之間所發生之一切敵意,憤怒與仇恨,余等已予寬恕并赦宥之,此外,自本朝第十六年復活節起,至和平重建之日止,一切僧俗人民所犯之一切罪過,余等亦已加以寬恕并赦宥之。


關于上述各項讓步與諾言,余等茲任命坎特伯里大主教斯提芬勛爵,杜伯林大主教亨利勛爵及前述諸主教與班達爾夫君共同草擬敕令以昭信守。 

(63)余等即以此敕令欣然而堅決昭告全國:


英國教會應享自由,英國臣民及其子孫后代,將如前述,自余等及余等之后嗣在任何事件與任何時期中,永遠適當而和平,自由而安靜,充分而全然享受上述各項自由,權劑與讓與,余等與諾男爵懼已宣誓,將以忠信與善意遵守上述各條款。上列諸人及其他多人當可為證。

下一篇:基督教會的圣統制——以天主教為視角(下)上一篇: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水果机救援彩金 360导航老时时彩 南京娱乐场所 彩票论坛874848 山西快乐10分基础走势图 幸运飞艇投注技巧图 杰克棋牌完整手机版 平果赚钱app 延边中彩票 福建11选5玩法规则 哔哩哔哩卡物流怎么赚钱吗 22选5复试玩法 幸运飞艇两期必中计划 内蒙古时时彩中奖规则 彩票开奖26选5 江苏时时彩开奖视频 博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