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學人風采 - 馬軍:湯志鈞先生治學經驗談

馬軍:湯志鈞先生治學經驗談
來源:《新史學》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18/11/18] 瀏覽:


今年95歲高齡的湯志鈞先生,研究之精勤,成果之豐碩,不僅在上海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即使在整個中國史學界也是少見的。幾十年以來,他本著“授人以漁”的初衷,常常毫不保留地向他人、向晚輩傳授自己的治學經驗和路徑。以下摘錄幾則,以供管窺:

早在上世紀60年代初,面對一個來自江蘇靖江的普通文史求教者,他就曾坦誠相告:

研究歷史有幾個步驟:第一步是占有資料,資料要廣征博采,越豐富越好。靖江抗英斗爭究竟有哪些資料,你要讓它見底。當然,這樣斗爭距今已有120年,采集口碑資料是不可能的了,實物資料也不會很多,這就需要到各種書籍和檔案中去查找文字資料,認認真真地下一番功夫。第二步是對資料進行考證,將資料進行類比、分析、去偽存真。資料是研究歷史的根據,對它不可不信,但也不可盡信。第三步是在對資料考證以后,寫出有觀點有份量的文章。我說的觀點,是馬列主義的觀點,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這就叫研究成果。到此,你的研究工作算是完成了。[①]

 

湯志鈞先生是非常注重資料積累的,并強調這是通向科學結論的必由之路,他在總結上海社科院歷史所“文革”前四部史料書的編纂經驗時這樣指出:

歷史研究要有正確的理論導向,也要有長期的資料積累。馬克思主義從來是強調資料在歷史研究中能起作用的。恩格斯說過:“即使只是在一個單獨的歷史實例上發展唯物主義的觀點,也是一項需要多年冷靜鉆研的科學工作。因為很明顯,在這里只說空話是無濟于事的。只有靠大量的批判地審查過的、充分地掌握了的歷史資料,才能解決這樣的任務。”只有充分占用資料,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理,才能得到科學的結論。從事中國近代史、上海史的研究,不能脫離資料的搜集和整理。[②]

而在探尋和處理資料時,“不能從主觀愿望出發,要從實際史料情況入手。編寫《鴉片戰爭末期英軍在長江下游的侵略罪行》時,也曾想到‘人民抗英斗爭’,以為廣東有三元里平英團,長江中下游如有這樣的史料,那該多好?可是愿與事違,所得不多。這是因為廣東和外國人接觸較早,和上海的情況不一樣,不能以彼例此。”[③]

    湯先生曾在多個場合提出“科學研究應該注意兩點:一曰持之以恒,一曰持之有故”[④],并將其作為自己的座右銘。他又藉自己的學術經歷予以過詳細的詮釋:

一曰持之以恒。不管你是歷史系出身還是自學,一旦對歷史感到有興趣的話,似需先通后專,由博返約。沒有通史的基礎,是不易學好專史的;不知古代和世界的歷史,是不易學好近代史的。當你有了一定的通史基礎,決定專業方向后,最好持之以恒,鍥而不舍。我對中國經學史有興趣,就一直沒有放棄這方面的鉆研,盡管工作有調動,任務有變遷,也沒有稍敢放松,這是我的“老興趣”。然而,遇有需要,從事別項教學或課題時,除盡心搞好本職工作外,業余仍注意自己的“老興趣”。解放后,我學習中國近代史,選擇戊戌變法和辛亥革命,多少和康有為、章太炎,和今文經學、古文經學的“老興趣”有關。到了上海歷史研究所,領導上叫我參加編輯近代上海資料,在編《五四運動在上海》、《辛亥革命在上海》時,我也全力以赴,又發生了“新興趣”,但一旦編就,又返歸“老興趣”。因為中國史書浩繁,待發掘的材料太多,待探討的問題也多,如果意志旁鶩、“全面開花”,象我這樣愚拙的人,就不易左右逢源,還是在自己的“老興趣”中回旋的好。科學是無止境的,而人生卻是有限的,只能珍惜有限的時間,堅持自己進取的方向。不管在什么條件下,什么環境中,只要持之以恒,我想總能發出應有的光彩的。 
    一曰持之有故。歷史研究貴在實事求是。在正確的理論指導下,就要詳細占有資料,去偽存真,去粗取精。這樣,勢不能脫離資料,而要見多識廣,手勤筆勤。清朝人在書籍上每多眉批校注,這些眉批就是他們讀書所得,批以備忘。有的還寫成札記,日知其亡。呂思勉先生寫了《先秦史》、《秦漢史》、《兩晉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等著作,就是在大量札記的基礎上寫成專史的。不要只看他們著書之多,成書之“速”,而要想到他們蓄積之久,筆札之勤。不是長期積累,持之以恒,是不會言之成理,持之有故的。同時,中國舊史書也自有體裁,編年、紀傳、紀事本末,都有可取之處。我在研究戊戌變法史時,也是先寫成大事長編,再把人物抉出、事件論列的。當然,這些體裁,各有局限。但排比整理,也能持之有故。[⑤]




[]郭壽明:《靖江抗英斗爭研究》,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19973月第1版,第136137頁。

[]湯志鈞:《歷史研究和史料整理——“文革”前歷史所的四部史料書》,《史林》2006年第5期,20061020日。

[③]湯志鈞:《歷史研究和史料整理——“文革”前歷史所的四部史料書》,《史林》2006年第5期,20061020日。

[④]湯志鈞:《在歷史所講歷史的歷史》,載上海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編《史苑往事——上海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成立60周年紀念文集》,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167月第1版,第9頁。

[]湯志鈞:《我的自傳》,載《文獻》雜志編輯部、《圖書館學研究》編輯部編輯《中國當代社會科學家》第9輯,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198612月第1版,第4042頁。

下一篇:徐高 楊之:汪熙先生逝世周年追思:關心后輩,90歲仍從事學術研究上一篇:周武 :匯通經史之學:湯志鈞先生其人其學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水果机救援彩金 黑龙江22选5怎么算中奖 胜平负计算器比分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查询 足彩赔率盘口解析 mg游戏平台手机版 广西快3专家预测软件 贵州十一选五 海南环岛赛车 大乐透开结果 哈林浙江麻将1.0app 辽宁快乐12玩法 口袋庄园赚钱是真的吗 山西麻将游戏大全 韩国快乐8 青岛卖保时捷赚钱嘛 3d神圣品格七码复式